管理岗收入首次下滑,编辑岗“越陈越香”

发表时间:2021-09-10 发表人:zongbianshi

本报连续7年开展“全国出版从业人员收入调查”,今年该项目于2021年3月启动,最终收回1039份有效样本。为了解不同岗位出版从业人员2020年的收入差异,本文主要围绕编辑类、营销类、管理类和其他类这4类岗位进行分析,其样本数量分别为548、254、121、116,分别占样本总量的52.74%、24.45%、11.65%、11.16%。与2019年相比,除了编辑类岗位样本占比减少了7.33个百分点之外,其他三类岗位样本数量均有所增加,其中营销类岗位样本占比增加了4.90个百分点。

从收入水平上看,2020年4类岗位出版从业人员平均税前总收入分别为155592.90元、155547.83元、275955.57元、133071.16元。与往年不同的是,虽然管理类岗位的平均税前总收入依然遥遥领先,但却出现了7年以来的首次下滑,同比下滑1.66%,这与2020年疫情给整个行业带来的影响不无关系。综合近5年的情况来看,管理类岗位的平均税前总收入实现了大幅提升,从2016的221603.06元增长到2020年的275955.57元,2018年开始增速有所放缓。在4类岗位中,编辑类岗位和营销类岗位平均税前总收入的差距缩小到历年之最,仅为45.07元。

编辑收入水平首次赶超营销

2020年,4类岗位平均税前总收入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1.63%、5.71%、-1.66%、-3.00%。虽然管理类岗位和其他类岗位的平均税前总收入均出现了小幅下滑,但整体而言,出版从业人员的平均税前总收入稳步增长是大势所趋。相较于出版从业人员普遍吐槽和“唱衰”行业的情况,在2020年的疫情下,出版业仍然保持了增长态势,这与出版机构灵活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紧跟零售新趋势密切相关。

1.png

从收入水平首度下滑的管理类岗位的收入情况来看:本次调查结果显示,管理类岗位有54.54%的从业人员表示“收入上涨”,而表示“收入下降”的从业人员占比仅为11.57%。如果综合近5年来该岗位的收入情况来看,其平均税前总收入从2016年的 221603.06元增长至2020年的275955.57 元,几乎每年增长1~2万元,可见行业整体效益的提升拉动了企业管理人员的收入。另外,从收入构成情况来看,管理类岗位的平均年度绩效占比逐年提升,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出版机构提质增效、加强供给侧改革和高质量发展的成效初显。

再对比管理类不同细分岗位的情况,不难发现,2020年,出版社(公司)副总经理/副社长/社长助理(-26.15%)和集团公司高管(-27.15%)两类岗位的收入大幅下滑影响了管理类岗位的整体收入水平;前者平均税前总收入为306066.67万元,该类岗位人员主要分管发行业务,受疫情影响,线下渠道销售遭遇“滑铁卢”和回款受阻,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其收入水平;后者为495250.00万元,可能是受到了“高管限薪”的影响。

一直以来,编辑类和营销类岗位的收入水平呈“你追我赶”态势。2020年,始终小幅领跑的营销类岗位被编辑类岗位赶超;同时,两类岗位的平均税前总收入差距缩小到50元以内,达到历年之最。本次调查样本中税前总收入最高值1300000元为编辑类岗位,除了特殊样本的拉动外,编辑类岗位收入水平增长的持续性和稳定性都高于营销类岗位。其一,2018~2020年,编辑类岗位的平均税前总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9.12%、0.45%、11.63%,营销类岗位则分别为3.89%、5.89%、5.71%;其二,这两类岗位历年来的平均税前总收入差距从几万元逐渐缩小到50元。

2.png

从编辑类和营销类出版从业人员的行业信心和安全感情况来看,编辑类岗位的从业信心、职业安全感以及跳槽意愿等因素同比变化不大,且对于这个“越陈越香”的岗位来说,从业经验越丰富越如鱼得水。而营销类岗位则相反,或许这也与行业一直以来对营销岗的定位不清晰、考核难以明确量化相关,相对而言,营销类岗位的人才流动性更大,收入水平的稳定性略低于编辑类岗位也就不足为奇了。

此外,2020年,包含编务、校对、印务等职能岗位在内的其他类岗位,平均税前总收入同比下降3.00%,其中,主要系编务(-3.10%)和财务(-5.68%)平均税前总收入同比下滑影响。虽然该类岗位的样本数量不多,但综合多年情况来看,其他类岗位的平均税前总收入持续攀升,这表明,在职能型岗位上专注业务,依然可以实现自我价值和收入增加。

行业环境变化加大“同岗不同酬”

当下,“同岗不同酬”成各行业的普遍现象,尤其是在互联网语境下,做书和卖书的流程、方式、用户都发生了巨变,要求从业人员是“多面手”和“斜杠”人才,即便是同类岗位收入水平依旧差别不小。

从2020年同类型岗位的平均税前总收入来看,编辑类岗位中,文字编辑(144382.93元)的平均税前总收入增幅最大,同比增长35.31%。即便如此,其收入仍然远低于平均水平。与往年情况不同,2020年策划编辑的平均税前总收入也与平均水平(154728.24元)相差了800多元。这与前文提到的该类别中1位编辑室主任达到了本次调查税前总收入最高值的拉动作用不无关系。受其影响,这位“最高值”所在的编辑室主任/分社总编辑的平均税前总收入为347944.3万元,同比增长33.57%,创下了历年来编辑类岗位收入水平之最。在编辑类岗位中,收入水平变化最起伏不定的是编辑室副主任(201813.25元)。2018~2020年,其平均税前总收入增长率分别为-15.99%、31.82%、-1.53%。对比近5年3个细分岗位不难发现,文字编辑和策划编辑的收入水平增幅较为稳定,而编辑室副主任则更像“坐过山车”。

整体而言,近几年,营销类岗位的平均税前总收入都在稳步增长,造成该类岗位收入水平有起伏的主要原因在于营销主管(164648.65元)和营销总监/发行部主任/发行总经理(249470.03元)的平均税前总收入波动较大。这两类岗位平均税前总收入继2019年呈现不同程度下滑后,2020年又双双增长,其中营销主管的平均税前总收入同比增长39.27%,收入和增幅均达到历年之最。究其原因,26.90%的营销主管与营销总监/发行部主任/发行总经理把收入上升的原因归结为“每年固定上涨机制”“个人业绩表现突出”“所在机构整体效益好”,而有41.67%的营销主管认为主要是“个人业绩表现突出”。

此外,虽然2020年发行人员平均税前总收入(158890.58元)出现了小幅下降,但相对营销人员(112230.19元)的平均税前总收入历年都低于平均水平的情况,发行人员的平均税前总收入从2018年开始就远超平均水平。二者收入差距逐年增大。

通过交叉分析编辑类岗位和营销类岗位的平均税前总收入情况发现,对比同级别岗位情况,编辑类岗位收入水平明显更高。2020年,编辑室副主任与营销主管的平均税前总收入相差近4万元,而上一年度这一数据为10万元;对比两类岗位中收入水平最高的编辑室主任/分社总编辑和营销总监/发行部主任/发行总经理,前者更是多年领先。

非一线城市的营销收入高于编辑

综合历年调查结果来看,不同岗位出版从业人员之间的收入水平差异在一定程度上受性别、从业年限、学历、出版单位主业类型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从2020年出版从业人员收入调查的样本采集结果来看,仅编辑类岗位中女性样本以占比67.88%的压倒性优势多于男性样本外,营销类岗位和管理类岗位中男女样本占比差距并不大。出版机构的高管团队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女性身影。从历年的收入水平来看,不同岗位中的男性和女性的平均税前总收入都在持续增长,但男性收入明显高于女性。

其中,与去年管理类岗位的男性收入遥遥领先于女性不同的是,2020年,编辑类岗位中男性的平均税前总收入(189290.34元)与女性(139650.02元)相差5万余元,差距最大。综合对比历年来的男女收入差异情况,新入行的出版从业人员中男女样本收入差距不大,但男性的成长性更大。以女性见长的编辑类岗位为例,从业5年以下(含5年)的女性平均税前总收入为113803.72元,同条件下的男性则为117963.78元;对比从业6~15年的样本,男性收入高于女性近16万元。这与女性肩负家务和育儿等社会责任相关,许多从业人员看中出版业的稳定。

3.png

从编辑类岗位不同从业年限样本的平均税前总收入来看,与2019年从业6~15年、25年以上出版从业人员收入水平出现下滑相反的是,2020年这两类样本的收入水平大幅提升,尤其是从业25年以上的样本,同比增幅达112.14%。综合对比来看,这是继2019年收入大幅下滑后的正常回温,与样本数量和样本结构有一定关系。编辑类岗位“越陈越香”是铁律,但对于从业16~25年、25年以上这两类样本而言,更多因人而异。同理,营销类岗位的不同年限从业人员中,除从业25年以上的样本外,其余3个年龄段样本的收入水平持续增长,尤其是从业16~25年的样本,2020年其平均税前总收入达267455.70元,略高于同年龄段的编辑类岗位样本。

与出版资源主要分布在京沪等一线城市一致,不同岗位出版从业人员也主要分布于此,其中,编辑类岗位、营销类岗位、管理类岗位中来自京沪的样本分别高达52.92%、54.72%、47.11%,其平均税前总收入分别为184357.94元、186804.65 元、261512.24元。

对比不同岗位在不同地域的收入水平,京沪样本中的编辑类岗位和营销类岗位收入水平差距不大,而在华东、华南、华中地区的样本中,营销类岗位的收入水平明显高于编辑类,不同地域的管理类样本收入水平差异并不大。这不难理解,在非一线城市编辑收入相对较低,但营销发行分销网络和传播渠道的变化,尤其是直播短视频的兴起,让全国各地出版社加大了营销投入,相应的人才激励政策也更好。

综合历年的调查情况,虽然不同岗位从业人员选择对行业“有信心”和“有安全感”的占比有一定波动,但“收入上涨”的从业人员,都表示对行业“有信心”“有安全感”“无跳槽意愿”。不同岗位中,因收入水平更高,故管理类岗位从业人员对行业的忠诚度更高,编辑类和营销类不分伯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