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旅游,出版机构新的利润增长点

发表时间:2017-08-09 发表人:zongbianshi点击次数:85

原创 2017-07-21 专注报道出版创新 出版商务周报

本文共3033字 预计6分钟阅读完毕


商务君按:近几年来,一些大的出版机构开始有意识地深度挖掘旅游出版的文化内涵,根据自身优势策划相关旅游活动。或通过整合出版资源,发起文化旅游项目进行宣传推广;或凭借出版机构的影响力,依托当地资源,建设文化旅游产业。总的说来,文化旅游已经成为出版机构新的利润增长点。



旅游业向来被称为绿色环保的朝阳产业,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2016年中国出境旅游者大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出境旅游者达1.22亿人次;旅游花费高达1098亿美元(约7600亿元人民币);但旅游图书出版并没有得到进一步发展,根据当当图书销售数据,2016年新出版上市的旅游类图书有1493个品种,同比下降15%,这是旅游类新书品种连续第三年下降。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出版机构开始有意识地深度挖掘旅游出版的文化内涵,根据优势板块策划相关旅游活动,将“出版+旅游”玩得风生水起,获得了新的利润增长点。其中尤以少儿出版机构的夏令营等由来已久的游学项目成绩突出,如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的“知心姐姐‘放飞梦想我能行’精品夏令营”、二十一世纪出版集团的“老鼠记者欢乐中国行”等;除此之外,中信出版集团、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简称“湖北科技社”)等也依托自身优势开始探索文化旅游项目;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安徽出版集团、湖北长江出版集团、云南出版集团等还专门成立子公司,全面进军旅游产业。


整合出版资源

游学项目蕴含无限商机


出版机构操刀的旅游项目文化味较重,与其说是“游玩”,不如说是“游学”。在游玩中增长见闻、加强交流、促进学识增长是文化旅游的主要目的。要实现这目的,需要有完善的行程规划、某领域的专家“导游”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游伴,而这些正好是出版机构的优势所在。


专业少儿出版社以其独到的品牌优势和资源优势,走在了掘金文化旅游的前列,如接力出版社围绕“荒野求生书系”策划的“飞虎营”体验活动、少年儿童出版社以《十万个为什么》为基础筹办的“‘十万个为什么’科学探索游”、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整合海峡儿童文学出版资源开发的“海峡两岸青少年快乐读书会”等,都是开展较早且具有延续性和品牌影响力的文化旅游项目。


童书与游学活动似乎有一种天然的联系,在其他出版领域,文化旅游业务也是新的盈利点。以中信出版集团为例,其经管类图书在市场上久负盛名,旗下作家也多为业界大咖,整合这些资源策划的文化旅游项目势必会受到企业家的欢迎。2014年10月,中信出版集团旗下中信书院携手行知探索元领导力发展中心发起了“罗马之路·大格局领导力——后EMBA时代领导力探索实践课程”旅游项目,以中信出版集团的 《罗马人的故事》为教材,以该书作者盐野七生、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王石、纽约新经济思维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何帆、元领导力发展中心首席研究员曲向东等人为导师,到博洛尼亚、西西里、那不勒斯、罗马等地交游,学习帝国领导者的战略视野、制度控制和领导艺术。该旅游项目以“授课+现场考察”为主要形式,具体价格至今未公布,但从参团人员名单——上海新新运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沈焱、上海鋆鼎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铭、新加坡宝路集团董事长张露等——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高端企业家团。对他们来说,价格不是问题,与高端企业家的交流才是最重要的。旅行结束后,人脉资源和业务的拓展无疑是最大的收获。


类似的文化旅游项目还有湖北科技社的“绿手指·园艺之旅”,从2014年至今,湖北科技社以此为品牌,组织了多次以日本、澳大利亚、英国为目的地的世界花园之旅。今年3月,为期11天的“绿手指·墨尔本园艺之旅”启动,国内时尚园艺出版第一品牌“绿手指”,加上旅游局、电视台、媒体、境外旅行社联合组成的专业策划团队,让读者的墨尔本之行收获颇丰。去年6月的“绿手指·北海道园艺研修之旅”也获得了读者的高度评价,并略有赢利。“绿手指”项目负责人认为,与中介公司、旅游公司等相比,出版企业涉足旅游产业有其独到的优势——“文化底蕴浓厚,摒除商业气息”,设计的旅行路线更加专业,更具亮点。“比如我们会带大家去当地最知名、最具特色的花园,并邀请园主亲自接待;其中很多花园都是首次对中国游客,甚至是首次对外开放。”还可以将图书和旅游相互促进,如在日本的旅程中,“我们会安排原版图书的作者与大家见面交流,从而带动引进版图书的销量。”


依托当地资源

产业布局实现全面迈进


不同于上述出版社借助图书、作者为旅游产业的突破口,还有一些财力雄厚的出版集团成立专门的旅游公司,将文化旅游作为发展重点,从整体战略角度积极发展旅游文化产业。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简称“广西师大社集团”)早在2012年就开始了文化旅游业务的探索,主要业务包括:历史文化内涵较高的景区景点建设、旅游接待和旅游图书的营销策划及其他旅游产品的开发等;特别是与地方政府密切合作,积极筹划“旅游名村”“文化小镇”的建设。2015年,其旗下桂林阅秀文化旅游投资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桂林文旅”)经过股份制改造,在天津股权交易所挂牌,进入资本市场。


桂林文旅的第一个大项目是“阳朔遇龙堡文化旅游名村”。广西师大社集团总裁姜革文说:“从一个出版人到一个‘旅游项目的开发者’,从纸上的创意到实实在在的项目落地,我们发现,其中的困难有很多。”第一,出版社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积累和人才储备。从图书出版到全新领域且带有土地报批性质的项目,牵涉到许多不熟悉的专业知识以及陌生的人和事。第二,文化旅游项目的开发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凭借出版社一己之力往往很难完成。


广西师大社集团的执着探索被姜革文归纳为文化人的“理想主义的傻气”,具体到“阳朔遇龙堡文化旅游名村”项目上,姜革文总结了几点经验:首先,“合理合法”地处理好利益关系,相关土地性质的处理要放在第一位。其次,充分了解土地政策,采用多层次获取项目土地的方式,避免仅依靠政府征收土地,而是要与项目所在地村民共同经营土地,这样的发展思路与项目未来的持续稳定营运关系重大。最后,争取地方政府对项目的理解,并得到政策层面的认可和支持。在人才和资金方面,姜革文也分享了广西师大社集团的做法,“以应有的进取心、担当精神和开放的态度,积极‘引进专业人才’和‘跨领域、跨行业的合作’,走产业与资本结合的道路。”


近两年,还有更多的出版集团在大举进军旅游产业。2016年,湖北长江出版集团在非洲成立子公司,发展方向之一就是进军旅游车队、研学旅行基地等旅游产业实体;2017年年初,湖北省中国青年旅行社正式划转到湖北长江出版集团国际旅行公司,其在文化旅游领域的发展决心可见一斑。鄂皖交相呼应,2016年,安徽出版集团组建安徽文化旅游投资集团,致力于创新安徽旅游产业发展模式。目前,该集团已全面启动一批重大文化旅游项目,如黄山黟县屏水非遗文化村、祁门牯牛降景区、绩溪县文化旅游综合项目、安庆五千年文博园等,完成了在安徽全省的战略布局。


还有出版集团将“互联网+”与文化旅游相结合,云南出版集团旗下云南新华淘旅国际旅游有限公司打造了云南第一个O2O旅游销售平台,将依托云南新华书店集团,在云南全省16个州市开办118家门店,将新华书店与旅行融合在一起。


《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文化+”的概念,要求“推动文化创意与相关产业有机融合,增加文化含量和产业附加值,把文化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和市场优势”。在文化大发展的背景下,姜革文认为,有文化追求的出版单位应该通过进一步的市场运作和项目建设的形式,参与区域文化产业建设,把潜藏在纸张里、书本上的文化食量和文化能量释放出来,服务于千千万万的读者和潜在读者,从另一个角度满足人民大众的新的文化精神需要。


撰稿:周贺

微信ID:z_zh_h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