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日报——海峡那端的温柔健笔——读《张晓风散文精选:晓风过处》

发表时间:2019-04-21 发表人:liyong

在我国台湾文坛,现当代以来真可谓是人才辈出,他们的作品不仅种类繁多,而且多是精品。还需要指出的是,女性作家真的是不让须眉了,诸如我们熟知的席慕蓉、琼瑶、张晓风、简媜、林青霞、席绢、刘若英等等,她们的作品伴随着几代人的成长,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只是在电视或者照片上看到她们的样子,但我们最美好的印象,还是停留在她们的文学作品中。其中,张晓风女士的作品在她们中间是独树一帜的。不光是因为她作品数量巨大,影响力巨大,年龄较大,而是因为她的作品的温柔又刚健的特异性所在。
  《张晓风散文精选:晓风过处》是她几十年来散文创作的集萃。这本书的选家眼光是独到的,真的是做到了对张晓风不同时段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进行了精选。开篇就是张晓风的成名作《地毯的那一端》。在台湾评论界,认为张晓风的散文艺术创作可以分为三个段落。第一段落就是以1966年她的第一本散文集《地毯的那一端》为标志,本文以一个纯情少女的眼光来看世界,在她的眼中,世界是一个清澈澄碧、纤尘不染的潺潺溪流。全文展现出了一位待嫁娘婚前的喜悦,情感细腻动人,而且行文富于诗意与画面感,且看她勾画出的喜悦之情如何跃然纸上:“星斗清而亮,每一颗都低低地俯下头来。溪水流着,把灯影和星光都流乱了。我忽然感到一种幸福,那样混沌而又陶然的幸福。我从来没有这样亲切地感受到造物的宠爱———真的,我们这样平庸,我总觉得幸福应该给予比我们更好的人。”
  但张晓风如果只是沉醉于写这些生活琐碎事情上的话,自然还不可能成为散文大家。在此之后,她开始在内容和技巧上不断寻求突破,开始书写家国情怀与社会世态,融入哲理,不断开拓。恰如潺潺的那条小溪,开始奔向了风云激荡、爱恨交织、浊浪排空的浩淼湖泊,以散文集《愁乡石》(1977)、《步下红毯之后》(1979)至《你还没有爱过》(1981)为标志,可视为由第一个段落向第二个段落的过渡和完成。恰如湖泊逐渐拓宽领域,那之前奔腾的溪水已经开始向更加壮阔的大海前行了!以《愁乡石》为例,全文依然是诗意盎然,但融入了诸多家国情怀的思想,比起那些动辄上万字的文化大散文,本文显得极其短小精悍,但我们读后丝毫没有觉得信息量小,拥有的是意犹未尽的绵密悠长之感,是随着作者笔端的家国之思。并且随着她的思绪一唱三叹———“愁乡石响着,响一片久违的乡音。”可以说,此时张晓风的文字驾驭能力已经非常纯熟,并且时空格局巨大,作品的内涵外延都令人称赏,如果她停留于此时的水平,她依然是一名令人称道的散文家,但也必须要明确的是,她还够不上一位拥有原创性光荣席位的散文大家。
  张晓风显然并没有津津乐道自己的成就,如前所述,她本来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就———1977年,她36岁那年,台湾出版了《台湾十大散文家选集》,她赫然在列,编者评价她:“她的作品是中国的,怀乡的,不忘情于古典而纵情现代的,她又是极人道的。”她的横空出世引起了名家余光中的关注,在1981年,她的第四本散文集《你还没有爱过》出版时,余光中先生为该书作序,称她为“亦秀亦豪、腕携风雷”的“淋漓健笔”。可以说,从八十年代开始,张晓风的散文艺术步入了第三个阶段,也是最为成熟的阶段,从《再生缘》(1982)、《我在》(1984)、《从你美丽的流域》(1988)、《玉想》(1990)等开始至今的作品都可以看作这个阶段。之所以说她步入第三个阶段的作品才是最为成熟的,那是因为她以生存本体论的诗性阐释为其宗旨,这是她奉献给中国当代散文史的最大功绩。
  我们用她极为家常却又极富共鸣的《我在》来管窥一下她是如何书写出她散文的巅峰笔意:“其实人与人之间,或为亲情或为友情或为爱情,哪一种亲密的情谊不是基于我在这里,刚好,你也在这里的前提?一切的爱,不就是‘同在’的缘分吗?就连神明,其所以为神明,也无非由于‘昔在、今在、恒在’,以及‘无所不在’的特质。而身为一个人,我对自己‘只能出现于这个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感到另一种可贵……而我是此时此际此山水中的有情和有觉。”如果单拿这么一段出来,乍一看感觉非常的哲学思辨,实际上作者是将非常接地气的日常故事融入其中讲述的,因而我们读来丝毫不感到学究气,而是感觉在听一位生活导师在循循善诱一样,我们乐于听,并真的愿意按照她说的那么去想那么去做。

  张晓风已经年过七旬了,恰如本文最初所说,宝岛台湾真的是人才辈出,因为就连如此高龄的张老师,都已经成为台湾第三代的散文家了。真的还是要感激这本精选集的编者,他们从张老师浩如烟海的文集中遴选出来了她三个创作阶段的精华,让我们在海峡那端晓风老师温柔却又刚健的笔触中,聆听我们共同的心跳。


来源:清远日报2019年4月21日

http://epaper.qyrb.com:7777/content/20190421/ArticelA02003FM.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