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孜日报——山居闲话,诗情满怀

发表时间:2019-04-24 发表人:liyong

1920年10月至1922年8月,徐志摩曾在康桥游学。康桥时期是徐志摩一生中的转折点,正是康河的水,开启了诗人的心灵,唤醒了久蛰在他心中的诗人的天命。在康桥时期,徐志摩除了游学,还忙着“散步,划船,骑自转车,抽烟,闲谈,吃五点钟茶,牛油烤饼,看闲书”,这些幸福的日子让徐志摩终身难以忘怀。除了有诗歌《再别康桥》传世外,徐志摩还创作了散文《我所知道的康桥》,想必一些读者就不太了解了。

康桥,因为有了徐志摩,而成就了它的灵性,径自走入中国文学史灿烂的一页。徐志摩,又因为有了康桥,而找到精神皈依与寄托。徐志摩断言“康桥的灵性全在一条河上;康河是全世界最秀丽的一条水。”他在文中浓墨重彩地描绘了淡泊悠远、田园情调的康河坝筑图,堂皇典丽、气象高华的学院建筑群和超凡脱俗、维妙维肖的克莱亚三环洞桥。徐志摩感叹道,“在康河边上过一个黄昏是一服灵魂的补剂。啊!我那时蜜甜的单独,那时蜜甜的闲暇……”

这篇散文之所以成为我国现代早期游记散文的代表作而脍炙人口,首先在于它的感人,其次是它完美的艺术形式。可见,徐志摩并不只是一个诗人,也是一位卓有影响的散文家。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最近选编的《徐志摩散文精选》,按照诗课、翡冷翠山居闲话、自剖、杂记、记人五个主题收录了《北戴河海滨的幻想》《吸烟与文化》《自剖》等数十篇代表性散文。这些散文集中反映了徐志摩的诗歌主张、人生情怀和对生活,对自我的认识。志摩的诗无疑是最具有浪漫情怀的,而他的散文,字里行间也往往能体会到他诗歌的韵味,不仅语言具有诗意,而且文章所表达的诗情与诗意是别的作者所没有的。在徐志摩的散文中很难看到他的任何倾向性,他往往用纯美和毫无杂质的真情征服每一位读者。

在《我所知道的康桥》中,徐志摩用诗化的语言娓娓讲述了自己和康桥之间具有某种宿命意味的互属关系。在《北戴河海滨的幻想》中,徐志摩不仅描绘了北戴河海滨如梦如幻的景色,也由此生发开去,思考青年的命运,感叹“幻象消灭是人生里命定的悲剧;青年的幻灭,更是悲剧中的悲剧。”如果一个社会连青年人也变得暮气沉沉,什么也不敢想,什么也做不了,那么这样的社会还有希望么?此文作于1924年,那时徐志摩依然年轻,可见这篇文章既是写给广大年轻人的,也是写给徐志摩自己的,激励年轻人应该做出一番事业,而社会对于年轻人的努力应该给予鼓励。

作为那个时代的名人,徐志摩做到了一个普通知识分子能做的一切,他在追求自身幸福生活的同时,也对民族命运有过深刻的思考。从这些写景状物的散文可以看出,徐志摩重在借景抒情,这样的例子在散文集中比比皆是,譬如他在《秋》中悲愤地叹道,“太阳给天狗吃了去,我们只能在无边的黑暗中沉默着,永远的沉默着”,这既是在描绘天象,也是对当时社会的一种控诉,足以引起读者共鸣。如此,徐志摩就比那些仅仅描述个人琐碎生活的作家伟大多了。


来源:甘孜日报2019年4月24日

http://paper.kbcmw.com/html/2019-04/24/content_116202.htm